栗战书或分担国务院工作习近平颠覆江泽民的做法

  • 2020-07-18

栗战书或分担国务院工作习近平颠覆江泽民的做法

近日中共出台政策首次确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制度。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表示,前国家主席江泽民要求国有大型企业脱离国家审计署的监管,造成巨量国有资产处于失控状态,国有企业不断被瓜分。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习近平的做法,和当年江泽民的做法完全是对着干。但是木已成舟,这些资产很难收回国有。也就是全中国大陆人民的财产,被这些窃国大盗瓜分了。

中共官媒报道,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加强人大国有资产监督职能的部署要求,中共日前已就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提出意见。

经济日报报道,今后国企,尤其是金融企业的国有资产,将会新加入国务院向人大提交报告所包括的板块。报道引述相关人士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多次就国有资产管理听取国务院专项工作报告,人大国有资产监督职能有所增强,“但也要看到,报告的主要是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还没有完全覆盖其他企业国有资产,特别是金融企业国有资产”。

国务院关于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年度报告採取综合报告和专项报告相结合的方式。综合报告全面反映各类国有资产基本情况,专项报告分别反映企业国有资产(不含金融企业)、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国有自然资源等国有资产管理情况。

十九大晋陞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栗战书很可能在今年全国两会出任人大委员长,这意味身为习近平亲信的栗战书,将获受权与国务院分担管理国有资产工作,

学者何清涟表示,中国早在1997年底就开始推进私有化,从而为2001年12月加入WTO成功地铺平了道路。

何清涟指出,在推行私有化的前后十来年当中,中共当局极少追究红色精英们侵吞企业国有资产的行为。不仅如此,从1998年到2003年这段私有化高潮时期,中共政府关闭了国有资产管理局,製造了长达6年的国有资产监管“空窗期”,为权贵、国企经理厂长及官员们侵吞国企资产提供了方便。

江泽民把国有企业抢归党有私有

在2015年中共政协会上,审计署副审计长(政协委员)董大胜批露:大陆被中央直管的118家国有大企业,携企业资产总值35万亿,已脱离国家审计。

董大胜还说,自从118家国有大企业被国资委接管(更名央企)后,国家审计署再无权对其进行必要的监督审计。审计署能做的,是根据中央指令性要求:对118家央企中被指定的极个别企业做无关痛痒的“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其中,有94家至今从未进行过国家审计。

董大胜说,江当政时期,国家领导人曾公开指示国家审计署,归党中央直管的国有大企业,不需要审计、置审计,由各家自己花钱僱用,委託会计事务所做审计报告就可以了。

董大胜强调,中共垄断118家国有大企业至今,由于不接受国家监督,造成35万亿国有资产失控,且大多数企业只亏损不盈利;尤其境外国企,资产总量4.3万亿,资产总额佔比12.5%,完全不受国家控制。

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1994年,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就亲自示範市场经济,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抢了上联投。之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就用37亿不法所得吞了1100亿的鲁能,之后,中共大小党魁、江家帮各大家族、131万高官开启了打着搞市场经济的幌子,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并利用抢劫到手的公有制资源经营家族企业的序幕,延续至今

不受监管审计的国企,经营效益日趋下滑。

天则所所长洪盛以2001—2008年间被央企的国有大企业的经营成本对比利润指,2001—2008年间,国企账面显示的累计利润4.92万亿。但8年间,央企少缴付利润共计2.85万亿,欠付地租3.09万亿,欠付资源租金5,000多亿,合计国企8年间应付而未付给国家人民的经营成本6.48万亿。

2007年中航油5.5亿美元巨亏案、2014年中铁承建沙特轻轨凈亏41.48亿美元事件,都是被国际社会引爆,中共实在掩饰不住了才被迫公开的。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指出,这段时间是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最风光得意的时期。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资本家入党”的战略决策下,中共关闭了国有资产管理局,为红色权贵侵吞资产开绿灯,这涉及到党国经济命脉的头等大事只能是江泽民的命令。

“在水一方”表示,习近平如今推出新制度,国务院每年向人大报告国有资产,按学者何清涟的话说,就是江泽民改变了的中国,习近平正在改回去。但是我认为,前景并不乐观。这些国有资产被江泽民家族带头侵吞,已经是覆水难收。

何清涟强调,2003年以后虽然重新恢复了国有资产管理局,但私有化结果木已成舟,原来的国企厂长经理们已经堂而皇之变身为私营企业家。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